活动与新闻 > 近期活动 >

我与齐长城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2015-07-24 16:18:57

文·图 /郭蓉 杭州日报集团杭州网 记者
\

        关于山东的印象,仿佛一直停留在七八年前,那时参加大学暑期实践,知道了山东有泰山,济南有趵突泉,潍坊有风筝,也知道青岛、烟台有着碧海蓝天……

        唯独不知道,在这片神奇的齐鲁大地上竟蔓延着一条堪称“世界上最古老的长城”——齐长城。

        2015年7月10日至7月15日,得益于参加山东省旅游局、长城保护基金管理委员会、中国长城文化研究中心组织的“走长城,读齐鲁,爱中华”齐长城徒步游活动,我才有了与齐长城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并以徒步旅行的方式好好感知了一番其背后的故事。说起来,这样的旅行仿佛也印证了那一句“百闻不如一见”。

        “齐长城,始建于春秋时期,完成于战国时期的齐长城,西起黄河河畔,东至黄海海滨,迤逦山东十三县,长达千余里。齐长城又是春秋战国时期各国所筑长城中现遗迹保护较多的一处,它建筑在起伏连绵的泰沂山脉的山岭之中,虽沿线有平谷之地,但多为山岭,长城依山就势而筑。其建筑宏伟,规模壮观,凝聚着二千五百年前我国劳动人民勤劳与智慧,也体现了春秋首霸和战国七雄的东方泱泱大国的强盛雄风。”

        如果在网上百度搜搜索“齐长城”,就能看到以上这段关于它的简单介绍。不过,当我置身齐长城时,映入我眼中的却是沿途的杂草丛生,以及那些叫得出名或叫不出名的农家作物,既看不出长城惯有的雄伟,也看不到其昔日的刀光剑影,心中不免生了困惑:“齐长城,真的如传说中那么值得一去么?”

        带着这样的疑问,旅行中每到一处,不管是齐长城本身,还是其周边的古镇、古村落、古建筑,甚至村内的老人、老树、老石板,以及那古老的传说,我都要细细打量一番,仿佛只为了一探究竟。

        旅行第一站,是齐长城的济南大峰山段和七星台-云顶草原段。据同行的友人介绍,齐长城绵延大峰山顶1500多米,整个长城绵延起伏十分壮观,再加上期间的200多间屯兵营房,俨然成了人们寻觅古迹的最佳去处。此外,该段的城墙一般高5米、厚2.5米,城地内侧有守城马道,高4米、宽2米,马道下依墙建石屋,整个长城峰峦叠翠,景色秀丽,蜿蜒在崇山峻岭之上,十分壮美。

        走完济南大峰山段,便前往了七星台-云顶草原段。说起来,这也是个神奇的地方,地处济南、泰安、莱芜三地山区交界处,四面环山。山上还有“中国唯一村辖市”——蒿滩市,也是山东海拔最高的村。因为旧时此处为齐鲁两国的分界线,因此该村的村名也源于了齐鲁两国于长城沿线关隘设置多处“市”而得名。如今,这里虽然少有旧时印记,但游人站在高山之巅,却能遥望往昔。

        从“蒿滩市”离开后,便来到了齐长城的锦阳关、青石关段,这也是本次旅行中我最喜欢的一段。锦阳关,春秋战国齐长城重要关隘,是齐国要塞所在;青石关,原为齐鲁要道的咽喉。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长勺之战、艾陵之战、赢之战均发生于锦阳关和青石关一带。

        而我要说的,不仅仅是这些,更是那个流传千古的凄美爱情故事——孟姜女哭长城。这个故事,相信人很多人都不陌生:孟姜女本姓姜名女,丈夫名叫张范喜。张范喜被抓去修齐长城,几年后竟查无音讯。姜女悲痛欲绝,跪在长城前哭了三天三夜,悲泣声声感天动地。哭的苍天落泪,下起了大雨。突然,落下一声炸雷,将长城撕开了一道口子。没错,传说中的孟姜女所跪之处正是这齐长城的“锦阳关”段。

        到了今天,不管是“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为锦阳关增加了几分神秘感,还是眼前这些几经岁月沉落的石墙为故事加了一丝沧桑感,对于如我这般的普通游者而言,此处的齐长城更多了丝丝柔情,是那种可以触动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情怀。毕竟,绵延亘古的,除了长城本身,还有它承载的爱情。

        离开了锦阳关和青石关,我们选取了其他几个齐长城最具代表性的山段继续我们的徒步旅行,共包括了卧铺村段、逯家岭村、峨庄、梦泉、涌泉、西峰关段、唐岛湾这几个地方。如果稍有留心,会发现这些地方都有自己的一些讲究。

        比如卧铺村,这是一个东、北两面与淄博市山区接壤,西与章丘市毗连的小村,隶属山东莱城区茶业口镇,位于莱城偏北50公里处。即便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村,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历史变迁。据说,明朝嘉靖年间,王姓由河北枣强县迁此建村,现刘姓人口最多。村庄地势高,常被云雾覆盖,由此得名卧云铺,后简称卧铺。山间明代梯田十分壮观。齐长城蜿蜒盘旋,雄居山巅之上长达5公里之多,遗迹随处可见。村内可以看的有云摩台、霹雳尖等著名山峰,海拔都在840多米。

        无独有偶,另一个历史悠久的山巅之村——逯家岭村更是位于绝壁之上,壁立千仞,地势险要。该村建于明永乐末年,山村依山而居,错落有致,给人一种古朴、简约、静美的感觉。

        除了古村,也许还要说一说梦泉和涌泉。如果没有事先被告知,我也许会以为这是两处泉,如同趵突泉一样。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它们是风景区,分别是梦泉生态旅游区和涌泉齐长城生态风景区。

        前者,齐长城遗址海拔约712米,主要景点有古兵营遗址、千年石门、古水窖、双面武士、晚风亭、一线天、生命之石、天然吧台、群英台、独山寨、骆驼峰等景点;后者,齐长城遗址保护园,位于涌泉劈山山顶,是国内保存最为完整的古齐长城遗址,园内有古齐长城遗址、劈山关、烽火台等历史遗迹,也是齐长城最好的写真和缩影。也许正因为如此,所以无论是行走在哪个“泉”,当我用手去触摸那断壁残墙时,心中想起和眼前浮现的都是曾经的战场,犹如穿越了时空了,目睹着千万士兵的厮杀场面,血腥,但震撼。

        离开这些“特色地”后,我们特意前往了月季山齐长城维修工程段,并将之作为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站。坦白说,因为工程还在建设的缘故,这里的观赏性并不尽人意。但要知道,月季山齐长城历经自然、社会、政治、战事等变迁,如今古迹依然尚存,本身已是十分难能可贵。而这一点,也许也给所有钟爱齐长城的人留下了些许思考:齐长城,作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长城——比秦长城还早490年,比欧洲的雅典壁垒早200余年,在过去的漫长岁月中,它养育了丰饶的齐鲁大地。那么在当前,以及更为遥远的未来,我们该如何回馈它的“养育之恩”?
 
2015年7月20日  郭蓉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