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与新闻 > 齐长城新闻 >

“中国休闲30人”为齐长城保护与开发建言

2015-08-06 16:35:01

7月14日,由本报和山东省旅游局联合主办的“2015中国休闲30人(齐长城)沙龙”在青岛市黄岛区举办,“中国休闲30人”代表、长城及旅游研究专家,畅谈了徒步齐长城的感受,并为齐长城的保护和旅游开发建言献策。
\
现场图片
沙龙嘉宾:
  于冲 山东省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主任,山东省旅游局原局长,“中国休闲30人”
  李存修 广东省文化旅游协会会长,“中国休闲30人”
  马惠娣 中国艺术研究院休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休闲30人”
  董耀会 中国长城学会常务副会长
  王德刚 山东旅游协会会长,山东大学旅游系主任
对话主持:
  高舜礼 中国旅游报社社长
  高舜礼:2014年7月,为贯彻《国民旅游休闲纲要》,引领和推动国民休闲健康发展,由中国旅游报牵头,会同有关方面发起成立了“中国休闲30人”,旨在通过组织休闲业态的领军和代表人物,搭建休闲业界沟通交流的平台,通过关注热点,研讨大势,引领时尚,建言献策,为推动休闲发展贡献才智。“中国休闲30人”成立以来,先后在山东烟台养马岛 、浙江横店影视城等地举办了沙龙对话;在北京、上海、赤峰等地举办8场“中国休闲30人大讲坛”,对休闲产业多个领域的话题进行了交流切磋。
  今天借“走长城 读齐鲁 做好汉”齐长城徒步游活动,我们再次组织一次沙龙,请大家交流近5天徒步齐长城的感受,对齐长城保护与开发建言献策。先请山东大学王德刚教授谈一谈此次徒步齐长城 的现实意义。
\
山东旅游协会会长 山东大学旅游系主任 王德刚
  王德刚:2015年7月10日,我们开始了徒步齐长城,要从这个普通的日子开始,去完成一个伟大的历史使命——用“保护+旅游”的方式,将沉寂了2000多年的齐长城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重新复活。
  齐长城西起济南市长清区的大峰山,东到青岛市黄岛区接入黄海,东西绵延618.9公里,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拉起了一条横贯山东省东西的文化线。在历经2000多年的历史变迁中,齐长城虽只占中国长城21190公里的3%左右,但用她特殊的方式解读着齐鲁大地的社会变化和文明进程。她不像秦长城、唐长城、明长城有着雄伟的体量和令人震撼的视觉冲击力,但她是最古老的长城,堪称世界长城之祖,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地位。
  齐长城拉起的不仅是一条风景带,更是一条文化线、一条血脉线,她连接着齐鲁大地上的两大文化主题——“海”和“岱”,书写着齐鲁大地灿烂的社会变迁史。在这一条线上,毗连着山东最著名的历史和风景名山,也串连着山东最重要的大河名川。更为重要的是,还走出了孔子、孟子等世界著名的思想家,诞生了《孙子兵法》、《齐民要术》等伟大的历史巨著,养育了2000年前东方世界最大、最繁华的都市——临淄等。而近现代海洋文化和开放文化的兴起,又使这条文化线的另一端走到了历史车轮的前列,即以青岛为代表的山东地区乃至整个中国东部的海洋文明和开放文化,把我们带到现代繁华并且有着欧陆风韵的时尚世界。因此,这条文化线,实际上是在用历史的遗存和现实的生活,书写着一部可阅读、可体验、可领悟的齐鲁大地社会变迁史。
  我们行走在这条文化线上,就是在用脚步丈量历史,用心灵感悟春秋。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要去开创一个伟大的壮举,要用旅游的脚步去钩沉历史,用“保护+旅游”的方式让齐长城在我们这代人手中复活。
\
 广东省文化旅游协会会长,“中国休闲30人” 李存修
  高舜礼:长城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但我们是否把它的含义理解透彻,把它的内涵挖掘深透?如今我们见到的齐长城,与既有的长城概念相比,有些是大不相同的。李存修先生作为当代“徐霞客”,也是此行当中的年龄最长者,您徒步齐长城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李存修:此次徒步齐长城的团队有六七位老年人,没有一个掉队,这说明齐长城并不险、并不陡,非常适合老年人。如果旅行社组织老年团游齐长城没有一点问题。以前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现在我改为“夕阳无限好,落日更辉煌”。希望年轻人要多支持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游长城。
  山东有6大名山,海拔超过1000米的名山都在齐长城两边。北京中华世纪坛展示的中国5000年40位历史文化名人中,山东人就占了6位,他们也都生长在长城边上,这让我更加敬佩长城。为了修葺长城,我们的祖先成千上万倒在了长城脚下,却没有人献花,没有人缅怀。每想到此,我都非常伤感。我想,将来我们每次去长城,都要对祖先进行缅怀。我也希望将齐长城和更多的历史故事、历史文化串联起来,修建一条辉煌的文化长廊,真正让齐鲁文化、齐长城文化的光辉照耀中国大地。
       高舜礼:齐长城的保护现状是怎么样呢,在全国它算是保护好的,还是保护差的?请长城研究的专家董耀会先生告诉我们。
     董耀会:长城文化是人类文明的标志,她集中表达了人类文明的三个最重要的元素,即生存、秩序、传承。人类修建长城,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和平;不是为了闭关,而是为了更顺畅地交流;不是为了固守,而是为了更长久地传承和发展。齐长城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长城,应是人类文明最早的代表者。那些当年主张、设计、修建齐长城的齐鲁先人们,也就成为人类文明最早的倡导者和实践者。
  但是,现在全国的长城保护面临着非常大的问题。不是国家没有法律,不是政府没有要求,也不是长城保护人不关心,而是保护长城很困难。长城不可能封闭起来管理,也不可能像其他文物一样收藏起来。在整个长城中,齐长城现状比较差。我们这一路看到的齐长城都是在大山上面,平缓的地方齐长城基本上都毁灭了。我们看到的非常强固的墙体,大部分都是在清末的时候在齐长城基础上修固的,然而没有修复的地方则非常破败,有些地方被泥土覆盖,农民甚至还在上面种地。记得2012年去泰山东边考察,当地正在修路,其中一项工作是推地,我们经过的时候地已经推完了。当时我们看到路上都是战国时期的瓦片和陶片,非常可惜。因此,应该让人们知道齐长城,然后才能让大家认识齐长城。如果不知道也不认识齐长城,就谈不上喜欢和热爱,那么保护和利用也就没了基础。
\
 中国艺术研究院休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休闲30人”  马惠娣
  高舜礼:《国民旅游休闲纲要》提出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向国民普及旅游休闲意识,这对培育旅游休闲市场至关重要。一般来讲,促成旅游和休闲的条件必须有三,一是有闲,二是有钱,三是有意识。请问马惠娣教授,您徒步齐长城以后,觉得有哪些休闲观念该告诉大家?
  马惠娣:在这里,我不讲齐长城的文化价值,想谈谈“读齐鲁”3个字。齐鲁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是摇篮,是中原文化的一个部分,因此,齐鲁文化对中国文化有着非常深刻的影响。游客来到齐鲁大地,应该学会阅读齐鲁。齐鲁两国历史上是最强大的,后来在漫长的文化沿革当中,齐鲁文化成了中华民族文化的主脉。作为山东人更要理解齐鲁文化是什么。
  我作为一个游客第一次爬上齐长城,首先感觉它的历史不止2000年,应该是2500年或者更早一点就开始修建齐长城了。当时在整个劳动力水平很低的状况下,人们凭借他们的聪明智慧在山东境内建造了长城,创造了一个直到现在仍然值得我们保留的原生态文化,这是很了不起的。
  孔子、孟子、管子,都提出“五亩斋”,就是前庭后院,养鸡鸭、种果木,不仅要自给自足,而且要营造美丽的家园,2500年前我们的先民就有这样一个理念。作为一个游客来到这里,这些东西都要了解。勤劳致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淳朴厚道、自强不息、与人为善、崇尚礼仪、尊师重教、厚德仁礼,这是我对整个齐鲁文化的概括。从休闲文化学者的角度理解的“读齐鲁”,应该读到这些内容。
  去年我写了一本书叫《自由与审美——休闲的两只翅膀》,说的是每一个出行的人都应有一颗轻松的心,而不是羁绊的心。这边游着长城,那边不停地把玩着手机,显然会把脚下最珍贵的东西丢掉。放下羁绊的心你才能发现美,欣赏美,得到一段旅途中不同寻常的收获。
\
山东省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主任 于冲 
  高舜礼:由山东省旅游局发起的徒步齐长城活动,肯定只是保护和利用的开端,接下来肯定会有一系列的动作,怎样去整体保护、规划开发齐长城?请于冲先生与大家分享有关观点。
  于冲:徒步齐长城是今年5月初策划的,两个多月之后的7月10日,我们做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创作。当时的想法还比较“狭隘”的。我们做旅游的首先考虑的是他的标志物和吸引物。中国旅游对外国游客的标志物和吸引物排在前三位的是:中国长城、中国大熊猫、中国兵马俑。现在山东有3个文化遗产:曲阜的三孔、泰山、长城。我干了多年山东省旅游局局长,对齐长城这个珍贵资源重视不够。今年4月份我退休时,对这件事情感到最为遗憾。
  在徒步齐长城启程时,我讲有三条使命:
  一是以“走长城 读齐鲁 爱中华”为主题,把齐长城是众长城中最古老的长城这一品牌打出去。做旅游要么是第一,要么是唯一,就长城本身,既没有高大上,又没有外表的美,有的只有废墟,我们打什么牌?只有一个“古”字。这5天下来,新闻媒体发了大量报道,微信、微博大量转发,齐长城是世界最古老的长城这样一个品牌形象开始得以大面积传播。当然,这仅仅是“万里长城”刚刚起步,下一步这个品牌的打造还需要持续健康地引导好。
  二是要深入挖掘在600多公里长的齐鲁长城两边的历史故事,包括古镇、古村、古树、名人轶事。马惠娣教授如数家珍,把齐长城两边的齐鲁文化的筋骨给大家讲了,让在座的人在挖掘齐鲁文化方面,打开了眼界、视野。大家要一边读,一边研究如何把这些故事、把这些文化打造成产品。董耀会会长也强调,首先要认识齐长城,对齐长城要有敬畏心,对齐长城世界文化遗产,现代人要有保护它的一砖一瓦一石的历史责任。
  三是要担负起保护中华民族齐鲁大地上非常宝贵的齐长城的历史责任。媒体要宣传如何保护好齐长城,旅行社组织游客游览时,要强调一砖一瓦一石都不能动,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和身体一样爱护齐长城。下一步,政府部门要守卫好齐长城。齐长城两边全是农民种的地,这个不能都怨农民,说明有关部门引导得不够。不管齐长城的开发有多快,首先要把齐长城两边建好安全通道,如30米、50米先划红线,然后由土地管理部门把土地收回国有,给农民充分的补偿,把齐长城两边都保护起来,然后建立起沿长城的步道。让游客一边走、一边读、一边看,真正去体会它,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下一步要考虑做好三个方面工作:一是加强保护的措施,二是做好齐长城的规划,三是建立大交通。应该先集中财力、人力、物力,做出齐文化体验。这个体验由三部分组成,第一,先建立齐长城营地,就是把齐长城边上吃、住、行、游、购、娱服务综合体先建起来。第二,把齐长城边上的古村、古镇按照长城人家建立品牌。把以农民为主体的当地居民,按照时间和空间组合起来,传承历史文化。第三,建长城步道。齐长城的开发要以徒步游为主导、主打,通过走长城的步道,以背包游、帐篷客为主,打造慢游细游深度游,把长城营地、长城人家、长城步道打造起来。
  齐长城旅游规划做了2年,一直不大成熟,这一次我亲自走了一趟,心里有底了。我们要加紧与长城保护部门对接,争取用最快的时间先把规划定下来,然后按照规划交通先行,开发试点,再全面推开,决不能全线开发。齐长城的活动告一段落,但帮助旅行社打造产品、媒体宣传齐长城的工作刚刚开始。希望媒体、旅行社把我们这次考察的初步想法意见、建议能够传播出去,依靠大家达成共识,取得认同。
 
  高舜礼:对齐长城保护与开发工作,哪位专家还有补充意见?
  马惠娣:关于规划有个建议:在通道、古村落、遗址方面,要做好生物多样性的保护,这也是对齐长城的保护。建议建个植物博物馆和文物博物馆,有些基本的段落的名字、高度的标识牌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一点。我们传承文化,既要有有形的,也要有无形的。我们像先贤们所说的做一个翻版,这个翻版应按满足现代人的需求,做到自然与人文并重,经济与文化并重,历史与现代并重。
 
  高舜礼:对如何突破传统概念的长城旅游产品,多元化地进行齐长城旅游开发,请王德刚教授、李存修先生再谈一谈。
  王德刚:如几位专家所言,齐长城从旅游角度来说,还没有转化成现实产品。齐长城有十几处保存现状比较好的,也是标志性的地段,但大部分处于自然状态,很多长城地段的道路找不着,吃不上,住不下。现在旅游市场需求越来越多样,产品开发建设应对应不同要求。我想,下一步齐长城的保护与开发规划,既要包括整体,也要包括重要地段。首先要围绕基础性的工作来思考、来谋划,完善旅游基础性设施的建设,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在保护的原则下,开发徒步游、休闲游、深度游、细游、慢游,适合中老年人、服务设施非常完善的不同的产品。同时,也会针对一些旅游达人,喜欢探险的游客,提供一些富有挑战性的产品。齐长城的开发,要有一个整体的规划,整体上有保护,分段定位,分别开发,每一个段落都有其特点、有独特功能,来适应不同细分市场需求。
  李存修:我下决心仔细地徒步齐长城,目的是挖掘更多有内涵的东西。如果只是废墟,没有人去看;如果我们知道齐长城的历史、典故,做好相关宣传,大家就会去看。因此,要把它挖掘出来,形成一批文化符号,那就是一个流动的文化。若从历史上、从传统上进行深度挖掘,便可形成齐鲁大地上闪闪发光的文化带,大家一定愿意去看看这条从黄河到黄海的文化带,这将是很吸引人的一种旅游资源。
  高舜礼:我参加过大运河、明皇城遗址等大体量文化遗产的研讨会,感觉像齐长城这样处于野外的文化遗产,无论是保护还是开发确实有很大难度。请问董耀会先生国内外较专业的做法是怎样的?
  董耀会:长城的保护工作要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政府的重视和推动是保护长城的前提和保障,但仅靠政府是不行的。每年很多地方的长城在倒塌,除了人类的破坏外,自然毁损也占一部分。就像一个20多岁的人得一场感冒,也许不吃药挺挺就过去了,但是一个80多岁的人得一场感冒就很严重了。现在的长城建筑时代久远非常脆弱,如今是毁损的快速发展期,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维修和保护,可能一场雨就能造成倒塌。从财政保护体系上看,暂时没有一个很好的支持,导致日常维护非常困难。但这些也在逐步改善,即将出台新一轮的保护措施。我们一直呼吁在长城保护沿线建立长城保护队伍,这些想法也得到了有关领导的支持,下一步打算推动实施。
  长城的利用是对于长城一个合理正常的现象,否则我们保护长城干什么?首先作为祖先创造的遗迹,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和义务把它传承下去。其次长城能为当下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服务,可持续利用。在保护前提下的利用是非常正确的社会行为,但是,如果不能把保护放在首位,利用就会造成破坏。我们要做好对长城的开发利用。第一个方面就是对长城作为文物本体的利用,就是我们感受它、看到它;第二个方面就是以齐长城历史文化为依托,对文化的保护利用;第三个方面就是对齐长城自然风光的利用。这三方面都会面临保护的问题,既有对本体的保护,也有对环境的保护。我们在做规划的时候,要有相应的管理措施跟上。
  此外,要把国家认定的齐长城遗址都立上国家的标识,要对真正的齐长城有个知识产权的保护,这个在规划当中也需要考虑。齐长城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它是最早的长城,它的修建有重要的方式、方法,有重要的影响,然而,我们这一路没有看到一块世界文化遗产的标识牌,社会和政府的认识都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通过媒体的宣传,对社会有一个较大的触动,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在齐长城能看到世界文化遗产的标识,有保护的标识。
 
  高舜礼: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大家在这里分享了5位专家徒步齐长城的收获,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讲述了徒步齐长城的观察和感受,畅谈了思考与收获,希望他们的见解能够增强人们对长城的认识,有关齐长城的保护与利用能够尽快取得良好进展。